“哇啊啊……

  “想办法啊!!!”

  “啊啊…..撞到了…..要撞到了…….”

  红绿黄三人的大喊响彻天空时,歪斜的热气球嘭的撞过一栋大楼,一扇扇窗户碎裂溅落去街道。

  下方过往的行人,惊慌呼喊。

  混乱四散,将一个老人撞倒在地,视野上方,玻璃残渣映着晨光,带着一片波光粼粼如刀片坠下。

  老人靠近的街道中间,吱的一声急刹车,一辆白色轿车划出长长的胎印,驾驶室的车门在刹车的过程里打开,车身拉停的一瞬,人影已经冲了出去,在街边垃圾桶嗡的直响,身影借力跃起。

  嘶啦——

  身上衣裳破裂扯开,带有金属手套的右手,携裹内力横扫而出,接触落下的玻璃一瞬,手腕疯狂搅动起来。

  噼里啪啦一阵乱响,坠下的玻璃卷入衣裳,挤压成均匀的颗粒,双手搓动,掺和着衣服布料搓成一颗硕大的玻璃球。

  东方旭顺手将老人搀起,转身将玻璃投进垃圾桶内,看也不看上空三人连带热气球一起被挂在大楼几台外置空调箱上,坐回车内,拿起通讯器,吩咐:“来几个人,把那三个**弄下来!”

  便是发动车子,驶离了这边,看着前方道路延伸飞驰向后,东方旭握着方向,想着一些事情。

  前不久收到夏亦要结婚的消息,多少让他感到有些吃惊,年少多金,难道不该再玩些日子?

  不过有一点,他是知道的,这个世界的时间线被回溯过,曾经夏亦看见过的世界,又是什么样的?

  难道那个时间点的经历,让夏亦这个看透了许多事情,所以才珍惜眼下的一切?

  想着的时候,车子缓缓减速,拐弯驶入前面的小区,看门的安保今日已经换了人,高大的身形给人一种压迫感,不过手中捏着酒瓶让东方旭皱了皱眉头。

  通勤局变革之后,曾经一批关押的红石感染者有部分被夏亦要了过去,眼前这个大汉,外号叫酒狂,酒喝的越多,破坏力就越强,记忆中,抓捕这人时,一辆重型卡车被他硬生生掀的侧倒。

  此时规规矩矩的守门,看来那个夏亦是真的有一套的。

  出示了婚宴的请帖,东方旭这才能进小区里面,偏过头,好几辆轿车已经停在附近的停车位上,三三两两的人结伴过去,当中是一些不认识的,应该是当地商会的一些人。

  中间却是见到双耳奇长、面相忠厚,左右还有黑脸、红脸的大汉跟着,与旁人有说有笑,一起过去的方向,正是挂有灯笼延伸的三层别墅。

  “白狼王的人,倒是来的整齐。”

  在夏亦手下人的指挥下,将车停好,东方旭下车将车钥匙丢给对方,想了想,又将铁手套取下,扔去车后座,掏出一份胀鼓鼓的红包,“破费了。”

  便是放到挂礼的红桌上,写字的,是一个老学究,中山装,戴着眼镜,一脸的大胡子,过来的长耳男人,朝他拱了拱手:“孟德兄。”

  “挂礼,今天没空说话了…..哎写到哪儿了。”那大胡子连忙挥手赶人。

  旁边,站着的是江建城连忙接上他之前数的数,继续嗑着瓜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放下的红包,看着一叠叠钞票从面前过去。

  “这一天怕是就要上百万了吧……”连忙将瓜子放下,掰起手指:“.…..将来满月酒什么的,那得多少来着…..一七得七、二七十四…..四八三十二……”

  还没数完,江建城耳朵陡然一疼,被徐秋花拉的歪歪斜斜朝花园里走去,妇人骂骂咧咧的数落。

  “都在忙活,你跑这儿来快活了。”

  “哎哎…..别拽了,快断了!”江建城握着妇人的手,弯着腰跟着她后面,解释道:“我那是替咱闺女女婿看着嘛,万一少了怎么办……”

  徐秋花手上的劲儿反而更紧了一些。

  “老娘还不知道你会憋出什么屁来,赶紧跟我走!”

  拖拽着丈夫过去郑晚霞那边,犬女从夫妻俩旁边飞跑而过,手里拿着超大的棉花糖,后面还跟着一只泰迪,舌头都斜拉到了嘴边,留着口水追逐,片刻,天色一抹黑点飞下,一下将郭满媛手中的棉花糖叼走。

  飞到二楼的阳台,张开翅膀,得意嘶鸣。

  “叫朕一声夫君,叫朕一声夫君…..哇……”

  气的下方的犬女跺了几脚,“你……有种别飞!!”带着布丁就朝二楼阶梯冲了过去,挥手大喊:“散开散开!”

  大厅内,磁王老李被撞了一下,操控漂浮的金属餐具、摆件差点摔在地上。

  “郭满媛,你出去——”

  他喊了一声,娇小的身形已经消失在楼梯尽头了,回头看向厨房,吩咐:“准备了啊。”说完,挥手将漂浮的餐具推送过去。

  厨房内,一名操作水的异能者,摊开手,水龙头流出的清水跟着半空旋转,将飘来的厨具包裹起来,犹如洗衣机般,里里外外清洗的干净。

  二楼阳台边缘,悬挂在外面的电蟒腰间挎着工具包,正做着最后的电路检查,立在阳台护栏上的乌鸦,对他的影响并不大。

  “好了,手工,下去喝茶!”

  关上电表的外罩,正翻过护栏进来,阳台门嘭的一下打开,门框呯的一下磕在他脑门上,就听犬女急急燥燥的喊了一句:“抓到你了!”的同时,电蟒身子向后一仰,“啊——”的叫了声,掉下阳台。

  犬女迷糊的左右看看,轻咦了一声。

  “刚刚谁在叫?”

  阳台下方。

  坠下的身影划过半空,呯的一下,被人接住,接触间,那薄薄布料后面,能感觉到肌肉厚实的胸膛,一股股的跳动。

  电蟒侧过脸,看到的是浓须虬结的大脸,正以公主抱的姿态,大眼如铜铃般瞪着他。

  周围过往的人,哄笑一片。

  惹得电蟒脸都红了起来,连忙下地,飞快的跑去别墅里,大抵是要去找郭满媛算账。

  那巨汉身边,一身正装的公孙止笑着走进客厅,看到满头正挂着各种线路,在组装什么东西的狂鼠。

  问道:“夏亦呢?”

  狂鼠回过头,指了指楼上,又转回去,继续做自己的事。

  (//)

  :。:

欢迎大家访问:丹丹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dandanshu.com/6_21007/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