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大雪纷飞无声杀伐的夜里,北国那个神秘莫测的第七个家族终于出现了。

  这个隐藏在北国无数年,操控着北国一举一动,并且能够将北国六大家族玩弄于鼓掌之间的神秘力量在今天这个血杀的夜里终于露出了他们狰狞的爪牙来。

  一直以来北国的格局都是相对稳定的,尤其相比较江南八大家族来北国这六个家族更显强大,而且也更显团结。只是没有人知道这股子强大和团结的背后居然一直有一只黑手在操纵着,掌握着这冰天雪地中的一切。

  说来北国这所谓的六大家族比起江南的八大家族来到是过得凄惨得多了,在北国这盘棋局当中他们非但没有任何的主导权,而且一直以来都是生活在被药物控制的恐惧当中。虽然他们的实力非常强,但他们的日子却并没有江南那些门阀世家过得舒心和快活。

  毕竟日日生活在死亡的恐惧和痛苦折磨的边缘之上,想来无论是谁也潇洒不起来的吧。

  现如今的张昊到是有些能够理解燕南归和萧鸿飞的决绝了,毕竟终究是一个死字,还不如死得轰轰烈烈一些,至于他们死了之后这个北国,这个萧家和燕家到底会变成何种模样,那也已经不是他们应该考虑的事情了。

  而此时此刻,站在张昊身后的沈君豪等人心中却是情绪万般纠结。

  此间的沈君豪等人虽说并不想放弃六大家族在北国的特权,但他们也不希望张昊会就此战败。

  因为张昊此刻一旦战败,那紧接着的就是他们自己了,毕竟眼前这位白衣使者可不是张昊,尤其是自己等人已经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在这种情况下张昊一旦战败或者撤离,那等待着他们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

  不过相比较沈君豪等人,金婉儿对于张昊到是有着极其强大的信心。

  毕竟蓝剑杀神的名头不是白叫的,而且张昊之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就算胜不了白衣使者但至少也不至于到不堪一击的程度。

  不过金婉儿此刻到是想错了,她还是太低估张昊的可怕了。

  如今那白衣中年人的一拳确实是山呼海啸,威力巨大,似乎这恐怖的一拳都能够将整个萧家庄园再次夷为平地。

  而面对这样恐怖的一拳此刻的张昊却是稳稳当当的站在这风暴的中心,似乎是等着对方来打一般。

  当那白衣中年人的拳头靠近张昊的同时,张昊这才抬手,同样是一拳轰击了出去。

  白衣中年人的一拳那还是有规律可寻的,毕竟他修炼的拳法一类的外家功法。但张昊这一拳则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套路,因为这一拳张昊是仅凭着自己的肉身结结实实的轰击出去的,没有夹杂任何的功法在其中。

  “跟老夫拼拳劲,小鬼,你这是自己在找死?”

  看着张昊挥动的拳头,那白衣中年人似乎已经看到了胜利的希望了,毕竟在拳术这一块他对于自己还是十分有信心的。

  不过就在这两人的拳头轰击在一起的时候,恐怖的事情却忽然发生了。

  那白衣中年人脸上的兴奋表情忽然消失了,先是惊恐,然后又变成了不可置信:“不,不可能,不可能的……”

  紧接着在巨大的爆破声之后,萧家庄园四周仅剩的院墙开始坍塌下来,就连萧家庄园的地面都开始不住的往下塌陷了起来,由此可以看出这两人之间的交手威力是如何的巨大。

  紧张,纠结,莫名的慌乱,此刻一切情绪都在张昊背后的金婉儿的心中汇聚起来。

  此刻的金婉儿是不住的捏着双手,那双眸子直勾勾的望向张昊的方向,心中则是不断的祈祷着,希望张昊不要有事才好。

  一阵弥漫的烟尘过后,沈君豪、金婉儿等人这才再次看清楚眼下的局势。

  只不过他们眼前的一切却让他们感觉到一种虚无缥缈的不真实,因为此刻的张昊和那白衣中年人早已经分开了,两人的身形相距十多米远。但他们却能够清晰的看到那白衣中年人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了起来,那是一种没有人色的惨白。

  而且金婉儿也已经注意到了,那中年人的双手此刻正在不住的颤抖着,他蒙面之下的嘴角处还流淌着一丝鲜血。

  一招,只不过就是一招的威力而已,居然就让六大家族敬若神明的白衣使者受伤了,张昊的恐怖根本就不是在场的这些个凡夫俗子可以想象的。

  眯着眼睛,片刻之后张昊的笑声再次响起,只是此刻这笑声之中却夹杂着难以言说的嘲弄和不屑:“呵呵,你这拳术到是不错,只可惜啊力道差了一些。”

  张昊此言一出,那白衣中年人居然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两步。

  看着对方谨慎的模样,张昊冷笑不跌,继续道:“阁下刚刚不是还豪言壮语的要让我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强者吗,怎么,不过一招就退缩了吗?呵呵,小爷还当你是个什么英雄人物呢,不过就是个刚入天元的菜鸟而已。”

  “来来来,再和小爷我过几招!”

  在这个世界上敢称呼天元初期境界的强者为菜鸟的人并不多见,而张昊就是其中之一。

  经过了刚刚的一拳对轰之后,那白衣中年人整个人的气势都开始蔫了下来。本来在这白衣中年人看来就张昊这么个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能有什么修为,所谓的蓝剑杀神也不过就是自吹自擂而已。

  但当他真个和张昊交过手了之后才发现,眼前这个少年人的强大已经超过了自己的想象,他的境界至少已经在天元三重天向上了。

  “该死,一个小孩子而已,就算,就算他打娘胎里面就开始修炼也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修为的,这,这绝对不可能……”

  心中不住的嘀咕着,此刻这白衣中年人的不甘和愤怒似乎已经超乎了对于张昊本身的恐惧。

  不过此时此刻就算他再不甘,再愤怒那也不敢轻易的朝着张昊出第二招了,因为他心中清楚只要自己敢再次动手,那眼前这个少年人就敢一招击杀了自己,而自己现如今的实力在他面前的确有些不够看。

  打又不能打,吓又吓不住,在如此进退两难的局势之下那白衣中年人只能选择逃,毕竟逃出去就能有一丝生机。

  如果这个时候这白衣中年人面对的是狼牙,亦或者是柳明传的话,他自然是有逃生的空间,只可惜此时此地他面对的是蓝剑的第一号人物,杀神张昊。

  对于张昊来说,眼前这个家伙可是重要的情报源泉,想要更多的了解隐藏在北国的那只幕后黑手的话,抓住眼前这人绝对是重中之重。

  所以无论如何张昊也不可能将他放走的。

  而就在这一阵对峙和沉默之后,张昊选择了主动出击。

  ——内容来自

欢迎大家访问:丹丹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dandanshu.com/6_20961/19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