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何管彤回家之后,落落也没有在老家呆太长的时间,第二天,也就是周一,她便跟爸爸妈妈一块踏上了返回羊城的路程。

  包括在市里老丈人家呆的时间,杨言他们这次回来足足有一个星期这么长了!虽然夏瑜还有假期,但她毕竟是要回去继续走完组织关系调动流程的,再者,跑到外地“浪”了一个星期的雷震天也得回去看看老婆孩子了!

  不过,落落还没有觉得自己玩够了!上车回家的时候,她还一蹦一蹦地跟在爸爸的身边,兴高采烈地问爸爸:“粑粑,系,系气(是去)姐姐家,玩儿吗?”

  她这小脑袋有点聪明的,牢牢记得姐姐之前跟她说过的话:“落落,你有空一定要跟你爸爸到姐姐家玩哦!姐姐家……嗯,有很多好玩的呢!”

  可惜,杨言没打算在荷城再做逗留,他把“假期”剩余的时间都用来陪母亲了。

  杨言倒没有说谎哄骗小孩,他如实地回答道:“没有去姐姐家,咱们要回家了,下次吧?下次我们回来荷城,爸爸再带你去姐姐家玩!”

  落落到底还是太小了,她无法分辨出爸爸的承诺有多长的期限,懵懵懂懂中,她还以为爸爸说的下次指的是很快的下次。所以,小姑娘虽然还有些遗憾,但还是比较干脆地跟爸爸应了一声:“好吧……”

  接着,她就被爸爸抱上了车,坐在她专属的儿童安全座椅上。

  不过,今天的落落不像大多数时候那样安安稳稳地在儿童安全座椅上坐好,在爸爸给她扣好五点式安全带时候,她就不安分地扭了扭小屁股,有些不情愿地嘟起小嘴巴。

  “唔,粑粑,落落,落落不要介个……”她抬起小手,指了指安全带,或者是安全带代表的儿童安全座椅,跟爸爸说道。

  尽管是在向爸爸提出自己的要求,落落也不像有些小朋友那样很不耐烦。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好听极了,让人感觉她只是想和爸爸商量一下,并没有非要从上面下来的拗劲儿!

  “为什么不要这个?”杨言疑惑地问道。

  “为!鸽鸽都,都没有介个……唔,鸽鸽他,他阔以玩!”落落努力地用自己的语言,表达着自己内心的想法。

  如果拓展开来,那是两个小时之前发生的故事了!落落亲眼目睹了浩浩和瀚瀚两个哥哥坐他们爸爸的车去上学,而他们都没有坐儿童安全座椅,还爬到车窗上跟她招手说再见呢!

  这样自由自在的感觉,让落落很是向往!

  “可是,那是因为他们没有你这么好的椅子呀!如果姑姑也有这么好的椅子给他们的话,他们也要坐在这上面哦!因为小朋友坐车要坐在儿童安全座椅上,这样才安全!”杨言耐心地解释道。

  落落有点委屈地瘪起了小嘴巴,难过地说道:“姐姐,姐姐也没有……”

  这小家伙居然观察得那么仔细?杨言都有些惊讶了。

  “但姐姐已经长大了,不需要这个安全座椅了呀!”杨言笑道,“爸爸跟你说,你要是有姐姐这么大,爸爸也不会让你坐这个椅子的!但你现在还只是小朋友哦!”

  “唔哼……落落不要,不要是小朋友!”落落嘟起小嘴巴,还将小脑袋扭向了另一边。

  这应该是落落第一次向爸爸表达一下自己的小情绪吧?当然,她没有真的生气,从侧面看上去,杨言还能看到小姑娘长长的睫毛在一眨一眨的,那晶莹的大眼睛流转着淡淡的光芒,

  这小家伙,还在忐忑地偷看着爸爸的反应呢!

  “你不是小朋友,你是小仙女!”杨言摇了摇头,轻轻一笑,不过他不但不紧张,反而还伸出手指,用指关节刮了刮女儿的小脸蛋,笑呵呵地说道。

  杨言看过很多育儿心理学之类的书籍,知道落落到了两三岁的时候,渐渐萌发出了自我的意识,有点自己的小脾气也是很正常的!

  脾气跟洪水一样,宜疏不宜堵!

  这不,杨言跟她开了一个玩笑之后,落落的小情绪就不翼而飞了,她转过小脸蛋,红嘟嘟的小嘴巴咧了开来,跟爸爸眼波漾漾地笑了起来。

  ……

  回到羊城之后,杨言也忙了起来!

  因为胡阿姨告诉他,今年的萌图图幼儿园招生很快就要开始了,杨言需要带落落去报名,以及准备参加这个幼儿园所谓的“入园考试”!

  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上个幼儿园还要参加入园考试?

  但事实上,在常住人口跟流动人口都非常多的羊城,教育资源,尤其是好的教育资源都极其紧缺,幼儿园需要入园考试都是很常见的事!

  没有考试,它们也无法应对远远超过学生名额的报名数!

  公立幼儿园不用说了,像豆豆姐姐上的华苑幼儿园就有入园考试,它的报名费相对来说比较便宜,竞争激烈也很正常!

  但像萌图图这样的私立幼儿园,它依然需要入园考试!

  因为羊城的有钱人家同样不少,报名的人数依然会超过它的承受数额!

  而且,没有考试,它们也无法筛选出更加优秀的学生,确保自己培养出来的学生比其他幼儿园更加优秀,然后继续保持自己在同行之间的领先地位,以及保持自己对那些望子成龙的有钱家长们的吸引力!

  国内孩子们的学业竞争压力,早已经从高考、中考,下沉到了他们还只是一个小宝宝的时候!

  这很现实,但也是成长的一部分!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胡阿姨当初还跟杨言说过,她会帮杨言找关系打点好这一切,就跟当初她两个孙子“转学”入园一样。

  但杨言没同意,一来是他不想老是欠胡阿姨的人情,她已经帮了自家很多忙了——就连帮杨言省了很多中介费的介绍房屋的这件事上,她前前后后帮杨言跑了很多趟,杨言想给她一点辛苦费,她都一分不收。

  二来,杨言也不想让落落早早地触碰到这个社会的另一面,习惯了走后门,以后她的成长必定会受到影响!

  杨言更加愿意陪落落为这次考试做准备,他对自家闺女还是很有自信的:落落这么聪明,一个小考试而已,肯定能行!

欢迎大家访问:丹丹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dandanshu.com/6_20894/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