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中,李贺肥胖的身躯四处晃荡。

  在松软的草地上走来走去,李贺皱起了眉头:“不对啊...按照道理来说,这里不应该这么寂静啊...”

  这可是森林,刚才没进来的时候,放眼望去,森林左右两边,绵延不知多少里。而且,这里的大树都很高大,最粗的那一棵,得有三人合抱,高约百米...

  这就是原始森林了。

  但是看着远方的草原,牛羊成群,猛兽蛰伏,森林中却寂静的可怕...

  没有猛兽蛰伏,没有爬虫蚂蚁,没有飞鸟鸣林...

  “真没有啊...”

  这种森林,起码会有一些爬虫才对,但是这一路走来,脚踢着脚下的杂草,可以说一只虫子都没看到:“难道,这里是边缘的原因?”

  看着远方黑洞洞的森林,要是以前,或者在地球中,李贺绝对不敢深入。但是现在...

  “我可是来找死的...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李贺笑了笑,转身向后看去,空旷的草原上,尤一修还有黑玫瑰早就看不到了。森林在西北,而尤一修刚才骑着马,一路向西而去,或许会穿越森林,但是绝不会是这里...

  “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尤一修会不会回来?要是真的有危险,能不能及时救援?要是真的死了,就死了?

  李贺还真的有些害怕了,死亡,对于每一种生灵来说,都是恐怖的。

  “考虑什么?”

  一咬牙,李贺下定了决心:“刚才已经说过了,赌就赌一把,死了就死了...”

  要不是李贺已经不再年轻,这些年来一直修心养性,以前在街道上混的时候,此时恐怕早就破口大骂了。

  这,太欺负人了...

  李贺摸了摸肚子:“真的好饿...那群该死的猴子,把那烧鸡给拿走了...不知道只有那一只烧鸡,还是有几只?还有,一修道长说,黑玫瑰是他的小师妹拴在那里的,他的小师妹是谁?为什么把马拴在那里?还是说,其实一修道长,一直在骗自己?这些都是他准备的?”

  “不好猜啊...”

  李贺一边走一边琢磨:“这些修道者,都这么喜欢神神秘秘的?不神神秘秘的,难道就不能显示,他们本领高超了?”

  李贺不断吐槽:“我也真是衰,以前多好的机会,没有把握住啊...要是之前,我答应张真人留下三清观修道,恐怕这个时候,我应该比一修道长强得多吧...那老家伙,当时可是很长时间没有入道的。”

  “哗啦...”

  “唰唰...”

  身边一阵响动,李贺一惊回过神来,抬起头来就看到自己面前,一头金钱豹躲开自己,想要越过自己向后跑。李贺一喜:“来来来...快来吃我...”

  金钱豹速度不慢,李贺满脸喜色的看着它,它眼睛中有些惊恐,但是还有些鄙夷。是的,这是鄙夷...可惜李贺看不懂这种神情,他还在招手:“快来吃我啊...我这么多肉,够你饱餐几顿了...”

  “这不会是傻子吧...”

  金钱豹没有人类的智慧,要是有人类的智慧,一定会大骂出口:“这一定是一个傻十三...我还是追的小鹿去吧...”

  金钱豹速度很快,就算是躲开了李贺,还是风一样远去了。

  “鹿肉,有我还吃吗?”

  李贺讪讪一笑:“也许不好吃,肥油太多。码的,吃个东西还挑三拣四的,我送你嘴边让你吃,你都不吃...”

  “难道,这里的动物,都害怕人?”

  李贺有些迷茫,也有些不解,最后有些为难:“难不成,我真的要去跳水,可是我会游泳啊。我除非不挣扎,不然本能还是会游得...再说,我这一身肥膘,躺在水里,都能当一艘小船,小孩子骑在身上,恐怕也沉不下去...”

  李贺苦恼的坐在地上:“难不成,真要去跳崖?”

  “我只是为了试探试探,嗯,我不是去真的死...”

  李贺又走出森林,因为在进入森林的时候,他看到了一条不算窄的河流,而且和流汇聚,在远处有一处小湖泊。

  “对,我只是为了试探...我是不会真的去死啊...”

  李贺一边念叨着,一边向河流湖泊走去。

  望山跑死马,河流还有湖泊,看着不远,他却走了足足三个多小时。一屁股坐在面积不过百亩的水潭,李贺口干舌燥:“又累又饿又渴...”

  抬头,看着天上的太阳,已经剩下半轮,夜幕即将笼罩草原,李贺还在努力寻找尤一修的身影。

  可惜,真看不到啊...当时我那一次试探,他还在远处,我还能看到一个黑点。现在是干脆消失了...李贺在湖泊边洗了把脸,躺在了湖边。掏出手机,发现手机已经关机:“就算是手机有电没关机,这里恐怕也没有信号。毕竟是不同的世界...我这一天没回去了...家里还好吧,母老虎会不会以为我去外面胡搞?”

  想到了家人,李贺再次摇了摇头:“孩子也大了,家里也有钱了,我在不在,应该没有关系了吧。再说了,拜师三清观,三清观是修道,不是让我出家当和尚,还是很自由的......”

  “好累啊...不对,我好饿,要是能大吃一顿...”

  李贺看着湛蓝的天空,与外面的地球,差不多的星空,呢喃道:“要不就这么算了,今天不寻死了,就算是我现在跳进湖里淹死,也不会有人知道吧...还是明天死吧...”

  又累又困,又渴又饿的李贺,昏昏沉沉就这么睡去......

  当身上感觉,有些燥热的时候,李贺睁开双眼,整个人脸色苍白,脸色发黄。李贺感觉自己全身酸软无力,而且有些僵硬,骨头都疼...

  “晚上寒气太重,这还没到夏天,就穿这么少,这里又这么潮,应该是感冒了...”

  强撑着身子站起来,之感觉天旋地转,李贺连忙站稳了身体:“这是病了啊...是不是重感冒?”

  “坏菜...”

  李贺感觉,自己的腿都不是自己的了,整个脑袋,感觉就像是压了一座山,脖子根本支撑不住。而且眼前冒金花,整个身体都硬了。李贺捏了你自己的肉,感觉就像冷冻仓中的猪肉,真的有点硬,脸色一变:“难道?”

  李贺差点晕厥过去:“其实,我昨晚已经死了,现在诈尸了?”

  极有这个可能,不然身体怎么这么僵硬?

  “真是乌鸦嘴啊...”

  李贺慌了神,开始害怕:“真被昨天说中了,今天就死了...”

  “可我真的没想到,真的不想就去死啊...”

  一屁股坐在地上,李贺更加惶恐:“没知觉了都...这么一屁股坐下来,屁股应该很痛的,现在我没感觉了?”

  撸开袖口,看着有些苍白的胳膊,李贺差点哭了:“没有一点血色了,还泛着青色,不会真的诈尸了?不会吧...”

  “一修道长,救命啊...”

  :。:

欢迎大家访问:丹丹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dandanshu.com/6_20892/870/